台灣原始佛教轉向大乘佛教網路論壇

台灣原始佛教轉向大乘佛教
現在的時間是 2017-10-21, 07:16

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+ 8 小時




發表新文章 回覆主題  [ 4 篇文章 ] 
發表人內容
 文章主題 : 轉貼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--雜阿含經與相應部
文章發表於 : 2012-11-02, 10:30 
離線
全區版主
頭像

註冊時間: 04.2012
文章: 38
Gender: None specified
轉貼
http://www.yinshun.org.tw/books/39/yinshun39-05.html
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雜阿含經論會編(上)之部類整編』

八 雜阿含經與相應部

  部派所誦的『雜阿含』,現存說一切有部的『雜阿含經』,『赤銅鍱部』的『相應部』;其 他部派,偶存一鱗一斑而已。試先作組織的對比觀察:『雜阿含經』全部,上座部各派,應該都 是分為五誦(五篇)的(1)。『雜阿含經』先出長行的「修多羅」,『相應部』先立「有偈篇」, 這是先偈而後長行的。化地部『五分律』說:「此是雜說:為比丘,比丘尼,優婆塞,優婆夷, 天子,天女說,今集為一部,名雜阿含」(2)。法藏部的『四分律』說:「雜比丘,比丘尼,優婆 塞,優婆夷,諸天,雜帝釋,雜魔,雜梵王,集為雜阿含」(3)。傳為雪山部(律與『四分律』相 近)的『毘尼母經』。說:「與比丘相應,與比丘尼相應,與帝釋相應,與諸天相應,與梵王相 應,如是諸經,總為雜阿含」(4)。以比丘、比丘尼、天、魔等相應(雜)為例,說明『雜阿含經 [P54] 』的內容,與『相應部』先立「有偈篇」相合。可能是飲光部的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也是先有偈 頌。所以,或以為『雜阿含』的原形,應該是偈頌在先的(5)。但『相應部』是赤銅鍱部本,與化 地部、法藏部、飲光部等,同屬於上座分別說系的流派;同屬於一系而經典結構(先有偈頌)相 同,是不能證明為『雜阿含』之原形的。在九分(十二分)教的成立過程中,先有「修多羅」而 後「祇夜」,是佛教界所公認的。原始聖典的集出,應先為精簡的長行,適應通俗教化的偈頌, 成立要遲一些。

  「修多羅」長行的次第,『相應部』立「因緣」,「蘊」,「六處」,「大」(即「道品」 )──四篇;『雜阿含經』作「五陰」(蘊),「六入處」,「雜因」,「道品」──四誦。次 第雖不完全一致,而菩提分法都是在末後的,這可說是上座部誦本的原形。大眾部所傳,是舉長 行為例的,如『摩訶僧祇律』說:「文句雜者,集為雜阿含,所謂根雜,力雜,覺雜,道雜,如 是此(等)名為雜」(6)。所舉的例,顯然是菩提分法;以「道品」(長行)為首,表示佛法的重 於實踐。「相應教」的原形,應該是大眾部誦本那樣的。如『中部』(一0三)『如何經』說: 當時共論的阿毘達磨,是如來自證而宣說的:「四念處,四正勤,……八聖道分」(7)。代表說一 切有部的早期論書──『法蘊足論』(現存本已有過後人的補充),立二一品,也是先舉道品類 ,末後才說「處」,「蘊」,「界」,「緣起」的。上座部誦本以「道品」為後,「蘊」,「處 [P55] 」等在前,表示了重於事理分別的學風,與大眾部分化。至於「蘊」,「處」,「緣起」(界) ──三誦的次第,由於經中有不同的次第,部派間各取一說,也就不能盡合了。以『雜阿含經』 來說,佛命羅!7畝羅為眾說法,次第為「五受陰」,「六入處」,「尼陀那」(譯為「因緣」)(8) ,正與『雜阿含經』的誦次相合。

  「修多羅」四誦的主體,『雜阿含經』有:「陰」;「入處」;「因緣」,「諦」,「界」 ,「受」;「念處」,「正勤」,「如意足」,「根」,「力」,「覺支」,「聖道分」,「安 那般那念」,「學」,「不壞淨」──一六相應。『相應部』與之相當的,是(一二)「因緣 」,(一四)「界」;(二二)「蘊」;(三五)「六處」,(三六)「受」;(四五)「道」 ,(四六)「覺支」,(四七)「念處」,(四八)「根」,(四九)「正勤」,(五0)「力 」,(五一)「神足」,(五四)「入出息」,(五五)「預流」(與「不壞淨」同),(五六 )「諦」──一五相應。『相應部』沒有「學相應」,那是編入『增支部』了。這部分,有可以 比較討論的,如「諦」,『雜阿含經』在「因緣」與「界」之間,屬「雜因誦」,而『相應部』 屬於「大篇」(「道品」)。考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慧根者,當知是四聖諦」;「若比丘,苦聖 諦如實知,苦集聖諦(如實知),苦滅聖諦(如實知),苦滅道跡聖諦如實知,是名慧根」(9)。 『相應部』的「根相應」,也是這樣說的(10)。諦是聖諦,是聖者如實知的,所以『相應部』屬於 [P56] 「大篇」。考說一切有部的阿毘達磨,『法蘊足論』與『品類足論』的「千問品」,「聖諦」都 在「念住」與「靜慮」之間(11)。『發智論』立四十(二)章:四諦與四靜慮等,同為「功德類」 而不是「境界類」(12)。聖諦屬於道品類,實為上座部的古義。後人以四諦為世出世間因果,屬於 「雜因誦」,是作為因果事理去理解了!如「受」,說一切有部的古說,沒有說到「受相應」。 但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都在「界」以下說「受」。『相應部』是屬於「六處篇」 的。六受依六觸而起,六觸依於「六處」,「受」是可以攝屬「六處」的。但「受」依於六觸, 而六觸於六內處(根)、六外處(境)、六識(即十八界)──三和合而有,那末屬於「雜因誦 」的「界相應」,也是很合理的。

  「祇夜」部分,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,可說是非常相近的;唯一不同的,是「比丘相 應」。『雜阿含經』,「比丘相應」在「八眾誦」(「祇夜」)初,這與化地部,法藏部,『毘 尼母論』,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都是一致的。不知赤銅鍱部,到底依據什麼理由,將有偈的「比 丘相應」,不與有偈的合編一處,而編入「因緣篇」中?這是不適當的!「記說」部分,似乎差 別較多。『相應部』的(二0)「龍相應」,(三0)「金翅鳥相應」,(三一)「揵闥婆相應 」,(三七)「女人相應」,是『雜阿含經』所沒有的,不過這可能在佚失的卷二二中。『雜阿 含經』的「馬相應」,「摩訶男相應」,「業報相應」,『相應部』沒有,那主要是編入『增支 [P57] 部』去了。「病相應」,主要為分散在『相應部』的各相應中,而『雜阿含經』卻集為一聚。『 雜阿含經』卷二三(舊誤編為卷三一),包含了『相應部』的(三二)「雲相應」,(三四)「 禪定相應」,(四三)「無為相應」,(一三)「現觀相應」,(二五)「入相應」,(二六) 「生相應」,(二七)「煩惱相應」──七種相應。所以,『相應部』立五六相應,『雜阿含經 』今判為五一相應,「修多羅」(主體)與「祇夜」部分,可說是大同小異的。「記說」部分的 差別大些,主要也還是組集分類的不同。其中也有非常不同的,那是上座部再分化,各部自為結 集補充的,到論究經數多少時,再為說明。從組織來說,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,僅有先長 行或先偈頌的重要差別。然依說一切有系的古老傳承,知道全部為「修多羅」,「祇夜」,「記 說」──三部分的綜合,似乎『雜阿含經』要接近古上座部些。

  說到義理方面,雖是原始佛教的聖典,而到底已是部派的誦本;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 ,都已集入自部特有的見解。如說一切有部主三世實有,所以『雜阿含經』有「云何一切有」經 (13)。肯定說:「以有過去色故」,「以有未來色故」(14),並到處說:「如當說,如是(實)有及 當知,亦如是說」。這是三世有說,是『相應部』所沒有的。同樣的,赤銅鍱部主現在實有,所 以『相應部』說「四十四智」時,說法智與類智,類智是知過去未來的(15);『雜阿含經』沒有說 到法智與類智。依三世而有言說,『相應部』有「言路」經,廣說現在現有,過去曾有,未來當 [P58] 有(16),『雜阿含經』缺。說一切有部明依三世而有言說,見於『中阿含』的『說處經』,說三世 有而不加簡別(17)。此經,赤銅鍱部編入『增支部』,也分別說過去曾有與未來當有(18):這是現在 有說。部派的根本異義,都已載入自部聖典,當然不是原始佛教所固有的。又如「名色」的「名 」,『相應部』解說為:受、想、思、觸、作意(19),是論(類集成的)義,『雜阿含經』解說為 :「四無色陰:受陰,想陰,行陰,識陰」(20)。反之,『相應部』解說「無明」為:於苦,集, 滅,道的無知(21),極為簡要!而『雜阿含經』廣列:「不知前際……染污清淨,分別緣起,皆悉 不知」(22),十足是論師的分別廣說。又如『相應部』處處說無常、苦、無我;『雜阿含經』處處 說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,或以為「空」是說一切有部所增的。然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此五受陰勤 方便觀:如病、如癰、如刺、如殺,無常、苦、空、非我」(23)。與此相當的『相應部』經,這樣 說:「如理思惟;五取蘊無常、苦、病、癰、刺、痛、病、他、壞、空、無我」(24)。病……壞, 都是說明苦的;可見無常、苦、空、非我,顯然也是『相應部』所曾說的。結集的經說,「有聞 必錄」,不是千篇一律的。到了部派分化,偏重某一說,於是不免與別部差異了。原始聖典的文 句,經部派分化而長期流傳,多少會有些增減的。『瑜伽論攝事分』所依經本,與宋譯『雜阿含 經』,也有多少出入呢!

  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譯出的時代遲了些,而譯者求那跋陀羅,是一位唯心大乘師,所以譯文 [P59] 中偶有大乘的名義。如一、佛為阿難說「正法律乘」,說到了「大乘」(『瑜伽論』無論義); 與此相當的『相應部』,是沒有「大乘」字樣的(25)。二、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於如來所起淨信心 ,根本堅固,……世間無能沮壞其心者,是名信根」(26),這是『阿含經』本義。又說:「若聖弟 子,於如來(初)發菩提心,所得淨信心,是名信根」,「菩提心」是大乘所說。『相應部』只 說:「於如來之菩提起信」(27),菩提是如來證得的菩提。『瑜伽論攝事分』解說為:「由思擇力 如理作意,思惟諸法,乃於涅槃得正信解」;「若依諸佛無上菩提所得正信」(28)。信根是信佛的 菩提、涅槃,與『相應部』的意義相通,可見「菩提心」是後代所增附的。三、『雜阿含經』論 到盡法、滅法、變易法時,說到「無常者,是有為行,從緣起」;『攝事分』解說為:無常、有 為、思所造、緣生(29)。『雜阿含經』說到:「本行所作,本所思願,是無常滅法」;『攝事分』 解說為:「諸業煩惱之所造作(這是有為的原始意義),及由先願之所思求」。與之相當的『相 應部』說:「無常、有為、緣起所生」(30)。思願緣生的意義,『雜阿含經』多處譯為:「無常、 有為、心緣生法」,「無常、有為、心緣生」;「無常、有為、心緣起法」(31)。「心緣生」,「 心緣起」,與大乘的唯心緣起,不是容易混淆嗎?『瑜伽』的『攝事分』,也沒有說「心緣起」 ,「心緣生」的。『雜阿含經』說灰河喻,「菩薩摩訶薩」發心、修行、成佛,化度眾生;『瑜 伽論』說是「後有菩薩」(32)。『相應部』沒有此經。「菩薩摩訶薩」的稱呼,受到了大乘的影響 [P60] 。不過,每成立一部派,就有部派所審定集成的經典,在傳承的同一宗派中,是不可能大事更張 的。『雜阿含經』的「修多羅」部分,與『攝事分』所依經本一致,即可以證明。當然,經典在 長期流傳中,會因時因地而有多少差別的。求那跋陀羅為唯心大乘師,所譯『雜阿含經』,就偶 有一二大乘名義,然如依此而說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是大乘佛教時代所完成的,那就誤謬不經了 !經典在誦習流傳中,不免有些出入的。如說一切有部所誦『雜阿含經』與『中阿含經』,在說 到未成佛以前,總是說:「我憶宿命,未成正覺時」,「我本未覺無上正盡覺時」(33);而赤銅鍱 部所誦的『相應部』與『中部』,卻說:「我正覺以前,未成正覺菩薩時」(34),插入了「菩薩」 一詞(35)。現存的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,都屬於部派的誦本,從此以探求原始佛法,而不是 說:經典的組織與意義,這一切都是原始佛法。

  
註【9-001】律的原始結集,也是分為五篇的(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一三二──一三八)。
註【9-002】『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』卷三0(大正二二‧一九一上)。
註【9-003】『四分律』卷五四(大正二二‧九六八中)。
註【9-004】『毘尼母經』卷三(大正二四‧八一八上)。
註【9-005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(六五九──六六0)。
註【9-006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三二(大正二二‧四九一下)。 [P61]
註【9-007】『中部』(一0三)『如何經』(南傳一一上‧三一一──三一六)。
註【9-008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八(大正二‧五一上──中)。
註【9-009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‧一八二中、下)。
註【9-010】『相應部』 (四八)「根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‧六、一0──一一)。
註【9-011】『阿毘達磨法蘊足論』總頌(大正二六‧四五三下)『阿毘達磨品類足論』卷一0(大正二六‧七三三上) 。
註【9-012】『阿毘達磨發智論』卷五(大正二六‧九四三中)。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九0(大正二七‧四六六中 )。
註【9-01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三(大正二‧九一中)。
註【9-01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(大正二‧二0上)。
註【9-015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八三──八六)。
註【9-016】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‧一一一──一一五)。
註【9-017】『中阿含經』卷二九(大正一‧六0九上)。
註【9-018】『增支部』「三集」(南傳一七‧三二0)。
註【9-019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五)。
註【9-02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‧八五上)。 [P62]
註【9-021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五)。
註【9-02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‧八五上)。
註【9-02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五(大正二‧三五中)。
註【9-024】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‧二六二──二六四)。
註【9-02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八(大正二‧二00下)。『相應部』(四五)「道相應」(南傳一六上‧一四五)。
註【9-02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‧一八二中)。
註【9-027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‧一八四上)。『相應部』(四八)「根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‧七)。
註【9-028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九八(大正三0‧八六三中──下)。
註【9-029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(大正二‧二0中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八七(大正三0‧七九二上)。
註【9-03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0(大正二‧六五下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八六(大正三0‧七八0上)。『相應部』( 二二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‧三八──三九)。
註【9-031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九(大正二‧五八中)。又卷八(大正二‧五四上)。又卷二(大正二‧一四上)。
註【9-03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三(大正二‧三一七上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九一(大正三0‧八一九下)。
註【9-03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‧七九下)。 『中阿含經』卷五六(大正一‧七七六上)。
註【9-034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一三)。『中部』(二六)『聖求經』(南傳九‧二九四)。
註【9-035】平川彰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(一四0──一四五)。 [P63]


回頂端
 個人資料  
 
 文章主題 : Re: 轉貼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--雜阿含經與相應部
文章發表於 : 2012-11-02, 10:30 
離線
全區版主
頭像

註冊時間: 04.2012
文章: 38
Gender: None specified
續轉貼----

九 雜阿含經論會編

  『雜阿含經』在四部阿含集成中的地位,全經的部類等,上面都已說到了,現在要說『雜阿 含經論會編』所有的種種問題。

  一、『瑜伽論抉擇分』所抉擇的「事契經」,是『雜阿含經』。經文是隨機散說的,論義是 抉擇貫通全經宗要的。如先舉經文,次列論文,這樣的經論合編起來,對於『雜阿含經』義的理 解,應該是一項有力的方便。宋譯的術語,有些比較晦澀,如與唐譯對比,也會明白得多。例如 經說:「如習近,如是繫著,如是味,如是鄰聚若使受持繫著我所求欲淳濃不捨」(1),不容易點 斷,也不知以「習近」為例的,到底有多少,如參照論文,就明白得多,這是「經論會編」的主 要意義。在比對會編中,知道一部分論義,是抉擇『中阿含經』、『長阿含經』等的,一一的加 以注明,以便讀者去參考『中阿含』等經文。論文的抉擇契經,是先立攝頌的,所以在每一段論 文初,標出攝頌,以便對照。抉擇契經的論文,共一四卷;所抉擇的經文,共二二卷。屬於「五 陰」的,「六入處」的,「雜因」的,都是五卷經,四卷論,為十與八之比。屬於「道品」(菩 提分)的,經文七卷(佚失了一卷),論文僅有二卷,簡直不成比例!這因為有些論義,已在「 陰」、「處」等說過;而有關「道品」的,主要是已在『瑜伽論』「聲聞地」說過了。如說:「 [P64] 此中安立四念住為初,道支為最後,三十七種菩提分法,若略若廣,如聲聞地應知其相」(2)。所 以,將「聲聞地」中,有關「道品」及修「出入息念」等論文,也引述而附編於中,以便讀者了 解論義的全貌。這樣的「經」「論」合計,約有三十七卷;沒有論義的「祇夜」與「記說」部分 ,共二八卷(佚失了一卷)。『雜阿含經』與抉擇的論文合編,雖然一部分沒有論義,以少從多 ,定名為『雜阿含經論會編』。

  二、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分為五0卷。唐以前,我國的經書,是捲成一軸一軸的,所以名為 「卷」。分為多少卷,不是印度經論的舊制,分多少卷,主要是每卷的字數相近,如依經論的內 容,一卷終了,不一定成一段落。如有關摩訶迦葉的,共一一經,而九經在卷三一(舊誤編為卷 四一),二經在卷三二。有關阿難的一一經,也是四經在卷二0,七經在卷二一。這是為分卷( 的字數)所局限,而不可免的情形。本編依印度舊例,約內容來分類(卷數附注於下,以便對照 舊本)。依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『雜阿含經』是分為三類的:「能說」是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 所說」──「記說」;「所為說」是「八眾」,也就是有偈的「祇夜」;「所說」,依『攝事分』 分為「行擇攝」,「處擇攝」,「緣起食諦界擇攝」,「菩提分擇攝」,也就是「修多羅」的四品 。這一分類,與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所說相合,如『雜事』卷三九(大正二四.四0七中) 說: [P65] 「五蘊相應者,即以蘊品而為建立。若與六處、十八界相應者,即以處界品而為建立。若 與緣起、聖諦相應者,即名緣起而為建立。若聲聞所說者,於聲聞品處而為建立。若是佛 所說者,於佛品處而為建立。若與念處,正勤,神足,根,力,覺,道分相應者,於聖道 品處而為建立。若經與伽他相應者,(於伽他品處而為建立):此即名為相應阿笈摩」。

  『雜事』分『雜阿含經』為七品。以處、界為一品,那是順於阿毘達磨論義的;然『雜阿含 經』(『相應部』)舊義,界是應該與緣起合為一品的。「弟子所說」即「聲聞品」;「如來所 說」即「佛品」。「與伽他相應者」,脫落了「於伽他品而為建立」一句,即「伽他品」。七品 的分立,與『攝事分』是一致的。上來曾一再說到: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,本來都是分為 五品(五誦、五篇)的,「記說」附於「修多羅」四品之下。「修多羅」與「記說」不同,所以 說一切有系,「記說」雖附於「修多羅」,而將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所說」,從「修多羅」四 品中分別出來。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已別立「弟子所說誦品」;『雜事』已類集「如來所說」為 一聚,名為「佛品」。「記說」,在說一切有系中,或列於最前,或位於「因緣」與「道品」的 中間。本編依「修多羅」,「祇夜」,「記說」的次第而敘列,雖不同古說,而實更為合理,合 於經典結集的次第。如「弟子記說」,「如來記說」部分,已解說『波羅延那』,『義品』,「 八眾誦」的偈頌,「記說」原是比「祇夜」遲一些的。這樣的敘述,不致於誤會為,修多羅的成 [P66] 立,比「祇夜」為遲。『雜阿含經論會編』,就依此內容與次第,分為七誦(七品),再分為五 一「相應」。相應的分立,上面已經說到,這裏總列如下:

圖片
┌─一、「五陰誦」───── 一相應
修多羅┤ 二、「六入處誦」──── 二相應
│ 三、「雜因誦」───── 三……六相應
└─四、「道品誦」───── 七……一六相應
祇夜───五、「八眾誦」───── 一七……二七相應
┌─六、「弟子所說誦」─── 二八……三三相應
記說─┴─七、「如來所說誦」─── 三四……五一相應


  三、『雜阿含經』是集眾多短篇而成的,到底有多少經,從前沒有人提到過。『大正藏』編 次為一三六二經,如除去有關阿育王的三經──六0四,六四0,六四一,實得一三五九經。對 於檢查引用,是非常適用的!赤銅鍱部誦本──『相應部』,古代傳說為「七千七百六十二修多 羅」(3)。日譯的『南傳大藏經』,『相應部』開端,赤沼智善的『相應部總說』,僅二八七五經 。經數的繁多,從『雜阿含』與『相應部』去了解,是:一、結集的經文,來源不同,文句相同 ,或佛為阿難說,或佛為異比丘說的,或佛為比丘眾說的,或佛問比丘而後說的,一律保留下來 [P67] ,一經就成為二經或三經。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,都有這種情形,表示了原始結集的忠實 性。二、如無常、苦、無我(『雜阿含經』多作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),可以別別的說,也可以 結合的說。五陰;六內入處,六外入處等;因緣十一支;念處,正勤等道品,也是這樣。所以同 一內容的文句,如分別的說起來,經數就不少了。三、遲一些,佛教進入「類集」階段。如『大 正』一九五,一九六經:「佛告諸比丘,一切無常」。次說:「如說一切無常,如是一切苦,一 切空,……一切魔,一切魔勢,……皆如上二經廣說」。那是以「一切無常」二經為例,「一切 苦」等也都這樣有二經。『相應部』(三五)「處相應」(五品‧六品),三三──五二經,非 常相近。煩惱的類集,如『大正』二0一經,與『相應部』「六處相應」的五三──五九經相當 。這是以一經為例,而其餘同性質的,都這樣說而成更多的經。四、如『相應部』(四三)「無 為相應」,『南傳大藏』本作四四經。其實,第一品修身念、止觀、……八支聖道以達無為,共 一一經。第二品,從止,觀,六種三昧,三十七道品(即前品止觀等後十法的分別),共四五種 達無為之道。無為;與無為同一內容(異名同實)的,如終極,無漏,……到彼岸,共三三。一 一修四五道,實得一四八五經,加第一品的一一經,應該共有一四九六經。又如(一二)「因緣 相應」第九──「中略品」,說如實知老死……行(十一支),當求(大)師,學,……不放逸 等十二法。『南傳大藏』作一二經,其實攝頌明白的說:「百三十二經」(4)。那是老死等每一支 [P68] ,修不放逸等十二法,分別說明,一一乘一二,就是一三二經。「中略品」第九,在第八品末, 不但有第八品的攝頌,也有「因緣相應」八品的總頌,如說:「佛陀,食,十力,……沙門婆羅 門」(5)。可見「因緣相應」,起初只有八品,「中略品」是以後附入的。又如(四五)「道相應 」,前四品四0經,與『雜阿含經』相同的很多;四一經以下,及五──八品,為一獨到的組織 ,是『雜阿含經』所沒有的。這部分的內容,為:

圖片
異學廣說([八經])
日輪廣說───遠離依止([七經]).貪欲調伏([七經])
一法廣說一──遠離依止([七經]).貪欲調伏([七經])
一法廣說二──遠離依止([七經]).貪欲調伏([七經])
恆河廣說───遠離依止([一二經]).貪欲調伏([一二經])
不死究竟([一二經]).趣向涅槃([一二經])
不放逸品([一0經])(一一經有四,實為四0經)
力所作品([一二經])(例上應為四八經)
尋覓品 ([一一經])(實為四0經)
瀑流品 ([一0經])(例)


[P69]

  「道相應」這一部分,『南傳大藏』計算為一四0經,實際上應有二六六經。這樣的組合, 如(四六)「覺支相應」,(四八)「根相應」,(五0)「力相應」,都以「道相應」為例而 簡略些。從「恆河相應」起,到「瀑流品」,共五品,約「遠離依止」與「貪欲調伏」來分別, 每一相應約一一0經左右。(四七)「念處相應」,(四九)「正勤相應」,(五一)「神足相 應」,(五二)「靜慮相應」,這四種相應,大大的簡化了,雖也分五品,卻不分「遠離」與「 調伏」,每一相應為五四經。其實,都應該如「道相應」那樣廣說的,都是『雜阿含經』所沒有 的。『雜阿含經』中,也有類似的情形,如「斷知相應」(卷七下),主要為無常(分為八類) 的五陰,應斷,應知,......應沒(共八類),當求大師(六0類),應修四念處,......止觀(十 類,實為五五法)等:這樣的分別組成,可得一萬餘經;這正是『相應部』所沒有的。這是類集 纂組,決非早期集成的形態。因部派而所說不同,方法卻是一致的,富有初期阿毘達磨論者,分 別,類集,組合的特色。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經數的眾多,原因就在這裏。『雜阿含經』 到底有多少經?『大正藏』所編列的,據可見(「五陰誦」)的攝頌,顯然每與經不合。如初頌 十經,『大正藏』計為六經。如頌說:「受與生及樂,亦說六入處,一一十二種,禪定三昧經」 (6)。受,生,樂,六入處──四經,一一都有「十二種」,就共有四八經了,但『大正藏』只計 為四經。如依經文而計算確實數目,不但便於檢查,對經文類集組合的意義,也能更明白的表示 [P70] 出來。本編分全經為七誦、五一相應。每一經文,上列在某一相應中的經數次第;中列全經次第 的經數,下在( )中,編入『大正藏』所編列的經數,以便查對。全經共計為一三四一二經, 與日本『國譯一切經』所計,略有出入。

  四、『雜阿含經』本是眾多短篇所集成的。每一篇經文,本來是沒有名目的。在現存『雜阿 含經』中,僅絕少數有經名的。如『第一義空經』,『有因有緣有縛法經』,這是『相應部』所 沒有的。如『法鏡經』,『轉法輪經』,『四品法經』,『大空經』,『相應部』雖有經文,卻 沒有稱之為什麼經。惟有經名『清淨乞食住』,『六六法經』,『六分別六入處經』,赤銅鍱部 編入『中部』的,也有經的名稱。此外,如『篋毒蛇喻經』,『尸婆修多羅』,『差摩修多羅』 ,『鬱低迦修多羅』,那都是指述以前所已有的。總之,一篇篇的經文,本沒有名目。其後,較 長的或較重要的經文,(主要為「記說」),為了引述的便利,稱之為什麼經。『南傳大藏經』 的『相應部』,似乎每一經都有名,其實名目是從攝頌來的。編集的攝頌,或取說經的地點,如 「波陀」;或取說者與問者,如「阿難」;或取法義,如「無常」;或取經文的譬喻,如「泡沫 」。摘取經的一、二字,代表該經而集為攝頌;後來就以攝頌的那一、二字,代表該經而演化為 經名。如屬長篇或特別著名的,這是沒有問題的;如『雜阿含經』(『相應部』)那樣多的經篇 ,就不免有問題。如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中,名「無常」的有七經;名「味」的有六 [P71] 經;名「阿難」的也有四經。試想,在『相應部』全部中,該有多少同名的!這樣的經名,必須 說某某相應,某某品第幾經,否則,引用經名,是不能明了到底是那一經!以『雜阿含經』來說 ,攝頌僅存五卷;即使以『別譯雜阿含經』攝頌來補充,也不到一半。所以本編雖採用「相應」 與全經的數目,而沒有仿照『相應部』那樣的列舉經的名目,因為這是徒勞而沒有實用的!

  五、『相應部』是『雜阿含經』的別部誦本。此對起來,有同有異,到底相同的很多;有些 次第也是前後或相近的,表示了二本根源的同一,這是比對同異的重要部分。『大正藏』的『雜 阿含經』,注出與『相應部』經的相同或相近;並注出與漢譯經及巴利藏與『雜阿含經』相當的 經、偈,這是便於對照研究的。本編對於異部經偈的對同,漢譯的有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『中阿 含經』,『長阿含經』與『增壹阿含經』。巴利藏的(依日譯本)有『相應部』,『中部』,『 長部』,『增支部』,『小部』中的『經集』。至於『律』、『論』所說,及『雜阿含經』的別 品異譯,一概從略。本編與『相應部』等對同的,也有與『大正藏』所注不一致的,讀者應更為 比對,而採取更合於實際的!

  六、『雜阿含經』譯於宋元嘉年間,到宋代的雕刻印刷,已有五百多年了。長期的展轉抄寫 ,以致佚失了二卷,次第有錯誤,字句當然也不免有訛誤。如『雜阿含經』的『轉法輪經』,各 種藏本一致說:「尊者憍陳如!知法未?拘鄰白佛:已知,善逝」(7)!憍陳如與拘鄰,同是 [P72] kaun!d!inya的音譯,在同一經的上下文中,怎能譯作憍陳如,又忽而譯作拘鄰呢?這是絕對不可 能的!原來「拘鄰」是漢代古譯,一定是古代的抄寫者,將熟悉習用的拘鄰,代替憍陳如了。又 如「苦集滅道」,古譯或作「苦習滅道」。『雜阿含經』當然是譯作「苦集滅道」的,但也偶有 作「苦習滅道」的,這又是古譯誤入本譯了。而且,古代寫經,是不禁行草的,容易引起訛誤 。所以從譯出,經展轉傳寫到刻版印刷,即使是早期的宋藏本,高麗藏本,字句的訛誤,也是不 能免的。『大正藏經』以麗藏本為底本,用各種藏本來校勘同異,是極有價值的工作!本編依『 大正藏』的麗藏本,不在乎各種藏本的對勘,而是捨短從長,希望能校成一較正確的本子。這又 分為二類:一、依各種藏本來校正:凡麗本而意義可通,不違經義的,一概依麗本。如不及各本 而是訛誤的,依各本改正,下注「依某本改」──凡各本同於宋本的,作「依宋本改」;如取元 本、明本所同的,作「依元本改」;但依明本的,作「依明本改」;或取日本所藏聖語本的,作 「依聖本改」(以下「補」與「刪」,均依此例)。如認為麗本脫落了的,依各本增補,下注「 依某本補」。或文字有多餘的衍文,刪去了,下注「依某本刪」。以上,都是依各種藏本(『大 正藏』所勘校)來校正麗藏本的。二、長期傳寫,宋本、麗本等,都不免偶有訛誤。依經文意義 ,經文前後比對,覺得應該校正的,也有三類:屬於寫訛而加以改正的,下注「今改」。如有所 脫落而補字的,下注「今補」。也有補一二字,文義更為顯了,在補字上下,加以( ),表示 [P73] 這是補入而非原文所有的,也就不加「注」了。或有多餘的衍文,可刪而沒有刪去的,加〔 〕 ;刪去了的下注「今刪」。這是本編校改的凡例。還有值得附帶說到的:一、經文很長,寫經的 也不是一人,所以全經用字,每不能一致。如麗本的「閡」字,宋本多作「礙」;偶有麗本作「 礙」,而宋本卻又作「閡」的。像這樣的前後不一致,也只能不一致,未能改成一律。二、『大 正藏』是排印本,即使校對精確,總不免有誤失。所以,如『大正藏』沒有校勘,而文字顯然有 誤的,如「身八勇猛」(8),我手頭沒有麗本可校,只能認為『大正藏』的錯字,依通用的木刻本 ,而改為「身心勇猛」了。三、有些字,宋本與麗本不同,也不易決定訛與正,只能下注「宋本 作某字」,以備研考!

  
註【10-001】『雜阿含經』 卷九(大正二‧五九中)。
註【10-002】『瑜伽師地論』 卷九七(大正三0‧八五九上)。
註【10-003】『善見律毘婆沙』 卷一(大正二四‧六七六上)。『一切善見律註序』(南傳六五‧二三、三六)。
註【10-004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一九四)。
註【10-005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‧一九0)。
註【10-00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(大正二‧一八上)。
註【10-007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五(大正一‧一0四上)。 [P74]
註【10-008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七(大正二‧四六上)。


回頂端
 個人資料  
 
 文章主題 : Re: 轉貼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--雜阿含經與相應部
文章發表於 : 2013-08-15, 23:12 
離線
正式會員
頭像

註冊時間: 07.2012
文章: 9
Gender: None specified
你這是要討論啥?


回頂端
 個人資料  
 
 文章主題 : Re: 轉貼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--雜阿含經與相應部
文章發表於 : 2013-09-27, 22:44 
離線
全區版主
頭像

註冊時間: 04.2012
文章: 25
Gender: None specified
淨堂sum5672000 寫:
你這是要討論啥?


以你的程度我很難跟你談什麼


回頂端
 個人資料  
 
顯示文章 :  排序  
發表新文章 回覆主題  [ 4 篇文章 ] 

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+ 8 小時
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
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
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
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
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
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

搜尋:
前往 :  
cron
© phpBB® Forum Software |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
» Contact & Abuse Support-Forum Gooof Webdesign free forum Dein Forumo Forum web tracker